吴语小文:落雨天

花小囡9个月前吴语小文441

        我家的房子是普通的砖瓦房子,两间,一个灶屋间,一个卧房间。虽然落雨天会漏雨,但我认为条件还不算特别差,还能算普通人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我这么说?我是思考过的。我抬头观察过,我家屋顶桁梁有五根,不是特别粗,也算中规中矩。主要在于数量,五根。我听爸爸讲过,房子有几根桁梁,就是几路头房子。我算过,最低是一路头,然后是三路头、五路头、七路头。超过七路头的房子基本看不见,我们家是五路头,算折中,所以我觉得能过得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单必过(只是)房子老化哉,有些椽子弯曲了,砖瓦错位了,爸爸上房修了好几次效果都不好。我也不是特别在意漏雨,好像漏与不漏关系并不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姆妈,这墩也漏雨哉!” 大小雨差勿多已经落了一个礼拜了,屋里天天在漏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去寻只何么放了下头,单看有何用场。” 姆妈勒了炒长生果,大概阿姐的柴火烧太旺了,长生果要焦哉,“柴拔出来点,幽一眼。” 姆妈朝阿姐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拿了一只海大碗放勒漏雨处,蹲在旁边观察,放碗弗大好,雨点子会滂出来,烂泥地还是会弄湿,但也呒拨办法!屋里的桶裁各就各位,只能拿碗来应付了。也蛮好,我拿子一根筷,每只碗敲过去,声音都不一样,挺好听的。但必过蹲的时间长了,觉察到身上有眼冷,跑到灶口头坐了阿姐边头,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姐,我来帮倷烧火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首(就)一只镬(huò,大锅)子,帮何忙?我晓得倷是冷了,弗是真呃好心要来烧火。” 阿姐讲的很准,哼哼,不烧就不烧,勒了边头坐歇总归可以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倷那恁烦呃,倷要烧末,格倷来烧!” 阿姐火了我一只眼白。气呼呼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柴屑,可能去看妈妈烧菜,也可能做其他事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阿姐位子让出来了,宽舒了很多。灶口头很暖,我继续扳柴往里凑,拿烧火条(火钳)捣一捣,火更旺,看着熊熊的火苗,我的脸蛋、身上都很暖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笃笃笃” 有人敲门,我跑去把门闩打开,看看是谁在逗我们,平时来人都是直接叫开门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嗄?你们还在烧?” 原来是云海的爸爸,他把香烟头朝外一厾(dū,丢),收了伞挂在窗阘(tà)门上 (以前农村有的地方大门分两扇,一边可以全开,另一边只能开上半部分,那下半部分就是窗阘门)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倷格爸爸呢?” 云海爸进门后,朝里一看没寻着我爸,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伊勒房里,我去叫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个夜饭吃好啦?吃的早哦,快进来坐歇。” 姆妈表示欢迎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冷菜冷饭,热子热瞎吃吃。倷烟雾腾腾今朝看样子好菜水嘚。” 云海爸边说笑着,边凑近灶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何呀,瞎烧烧嗄。” 姆妈嘴巴浪话瞎烧烧,其实烧的很好吃,味道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油炒长生果,红烧老板鲫鱼,正宗噢。” 云海爸挺会拍马屁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爸爸正踮着脚往床顶上推脸盆,是的,我的床顶上也有漏雨,“爸爸,云海爸来嘚。”,“哦,好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,倷夜饭吃咩嗄?” 爸爸一出来就问云海爸吃了没有,一边问一边拿起台子上的香烟,抽出一根要扔给云海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!拗(不要)弄伊嗄,弗吃弗吃!” 云海爸一边说弗吃,一边准确无误地接住了爸爸抛出的香烟。“冷小菜冷饭,热热吃子点算数。” 云海爸挪了张凳子,翘起二郎腿,自来火(火柴)点着了香烟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环视一圈,吹了一口烟,眼睛眯着,眉头皱着,“老施,你们屋里漏雨也漏的蛮结棍(厉害)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倷话哉!我到屋顶上弄子好几趟弄勿好,到底是房子老嘚。” 爸爸也点起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时翻特伊,索性起新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倷话嘚便当,营生寻不着何,还要背两只书包。” 两只书包,我知道,爸爸在说我和我姐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嘚,拗烧了,吃饭哚!” 姆妈把最后一道菜盛出来,舀了几勺水勒镬子里,剩余的柴火能把水烘热,等歇汏(dà,洗)镬子的辰光(时候)就弗怕手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海爸,快坐上来,特子老施俩再吃眼老酒,长生果配配。” 姆妈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弗吃弗吃,这两天肚皮里像一直心泛(恶心)来,你们吃。” 云海爸还是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格末你要去医院里看看去哦,拗大意。” 爸爸认真的对云海爸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弗要紧嗄,间脱两天就好了。” 好像大人们都不喜欢去医院,看来他们也是怕医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施,北海滩这两天招人,摸老毛蟹,一天三十块洋钿。” 看来云海爸今朝的目的是叫爸一起去做营生的,大人们说话,我不感兴趣,他们声音又吵,我打算去房里边看电视边吃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白菜烧豆腐,炒长生果,红烧鲫鱼---今朝的菜水。长生果一看就晓得姆妈今朝炒过头了,肯定苦几几弗好吃。鲫鱼我最喜欢,我插下一只鱼头搛勒碗里,刚搛到碗里姆妈就问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到何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好吵,我要到房里去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只鱼头要配一碗饭嗄!晓得啘?鱼骨头拗吃了外头,拿张纸头垫好,吐了纸头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晓得了。” 烦难得姆妈同意我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,看来今朝云海爸带来了好消息,姆妈心情大好!


        我到架橱里寻着猪油碗,撬子一爿搅在饭里,然后淘上了白菜豆腐汤,端着大碗去了房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必须慢滔滔地走,因为地上已经起湿了,如果滑了一跤后果我不敢想。除了到手的饭菜泡汤,电视也肯定看不着了,还要准备迎接姆妈的一顿暴打,我必须小心。我把碗放在板箱上,那是妈妈当年的嫁妆,里面放着一些反季的衣裳。打开电视,调到动画片,正好奥特曼刚开始不久,坐好矮凳开始吃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奥特曼有时像放恐怖片,房里的灯瓦数不高,幽幽的,电视里放的大晚上的,有个白裙女子好像是怪兽的朋友,太吓人。再加上房里漏雨声,阴阴的,我开始害怕起来了。我出去拉阿姐进来一起看,她不肯,说叫我一干子(一个人)看,伊拗看。我回去半怕半就着饭终于等到奥特曼出现,打败怪兽,那个恐怖女人也恢复正常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电视看完,回到灶间,好像云海爸要起身回去了。临走时他叮嘱爸爸一定要去买一件连衣雨裤,过两天就去北海滩开摸,爸爸又抽出跟香烟递给云海爸。送走云海爸爸,爸爸一脸笑意,营生来嘚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连续的落雨天里有了一件舒心事体,看着碗里的剩鱼,我想下次或许能让我插两个鱼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下雨天的故事就先到这里,感谢阅读。别忘了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吴语小囡,更多精彩等着您,我们下期再见啦。

返回列表

没有更早的文章了...

下一篇:吴语小文:老式剃头店

相关文章

吴语小文:小寿头吃生活

吴语小文:小寿头吃生活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我还勒做梦,姆妈刮镬(huò,大锅)锈(刮锅底灰)个声音格外吵,“哗哗哗” ,我精肉皮子走来吃不消...

吴语小文:去姑妈家吃点心,和阿哥打魂斗罗

吴语小文:去姑妈家吃点心,和阿哥打魂斗罗

今天我们一家要去姑姑家吃点心(中饭),姆妈话姑父的父亲从台湾回来了。我晓得台湾岛,它是祖国的第一大岛,而我伲崇明岛是祖国的第三大岛,只不过话台湾公公很有钞票,跟我们不一样。我不晓得今天会不...

吴语小文:老式剃头店

吴语小文:老式剃头店

        今朝礼拜天,作业统统做好嘚,下半天我特仔(和)云海俩已经讲好,我伲一道放鹞子(风筝),伊准备...

吴语小文:老八

吴语小文:老八

        大家好,今朝小囡来讲一只故事,故事的主人公是崇明岛陈家镇裕安村的老八。老八今年71岁,一世人生老老实实地里做,和老太婆两个人,种仔10亩地,包仔...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