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语小文:小寿头吃生活

花小囡9个月前吴语小文503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我还勒做梦,姆妈刮镬(huò,大锅)锈(刮锅底灰)个声音格外吵,“哗哗哗” ,我精肉皮子走来吃不消(起鸡皮疙瘩),汗毛统统竖起来嘚。不过今朝忒冷嘚,我选择弗爬出去(起床)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,快点爬出来嘚,今朝头还要跑亲眷去嘚,听见啘?” 姆妈镬锈刮好嘚,但我还是弗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爬出来嘚,今朝日头好来了,被窠(被子)晒晒伊嘚,听见啘?” 姆妈忙进忙出,伊已经勒了搬高冷凳(晒被子的高凳,上面架长竹竿,铺芦苇帘,然后可以铺晒被子)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着着着,阿福,过来,阿福,着着着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阿福就趴在门口,听见我叫伊,来嘚,两只耳朵朝后一霍(靠),尾巴遥好仔。“肚里饿啘,饭弗宁喫(chī,同‘吃’,方言读作qiē)了啘,等歇我拨(给)你喫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姆妈,今朝着何衣裳?” 我问姆妈,伊勒了匼(kē,怀抱)大床被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侪(chái,都)放了被面浪(上)嘚,眼睛乌珠弗看见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衣裳!” 我一想对噢,今朝要吃喜酒去,“姆妈,今朝我伲到哪里吃喜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婆个西宅浪,你快眼,我等你爬出来,要晒小床被头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镬子里又是淡粥,最弗喜欢喫淡粥,还好有眼(点)小鱼喫喫,多弄眼鱼冻,烊(yáng,融化)了粥里有眼味道,搛(jiān,夹)个两条,小鱼头爿(pán,片)等歇拨了阿福喫。再架橱里搛块腐乳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行饭碗到东山头(屋子的东面尽头),晒日头晃慢慢喫,阿福坐了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何,人呢,到仔何里去嘚?” 姆妈勒寻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勒东山头喫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,喫好仔到地里叫爸爸转来(回来),弄弄好末我伲跑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晓得嘚。阿福,今朝你福气来嘚,呶(náo,给),剩下来个侪拨了你喫嘚。” 我把剩粥倒了地浪,阿福尾巴摇地更加快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屋檐头换双套鞋(雨鞋)仔再去,路上已经开烊(冬天烂泥地夜里被冻住,第二天解冻变得泥泞)嘚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 我换好套鞋去叫爸爸。
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地里,爸爸着仔连裤雨鞋,弯着身挑白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姆妈叫了转去嘚,覅(fiao,不要)弄了,吃喜酒去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晓得了,就来。”,“阿...嚏” 爸爸打了个喷嚏,打出好多热气,伊揩仔揩鼻涕,“帮我埂岸(田间稍稍高起的小路)浪一只小篮拎仔转去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 篮子里有颗剥脱了好几层叶子的小白菜,估计是外层烂脱嘚,卖弗出去,爸爸剥脱仔打算自家屋里吃。我摸了摸,冰冰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那话(怎么说)?” 刚脱下套鞋,姆妈就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伊话就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姆妈已经衣裳换好嘚,新衣裳,难般得看见伊着额。新脚踏车也已经叠(停,方言读‘de’)好嘚场心浪(院子里)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叫登了屋里看更(护家),听见啘?” 姆妈对牢阿福讲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蹲下来撸阿福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过来,帽子、围巾、套袖、手套侪戴戴好。” 姆妈叫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围巾覅要带嘚,缠了颈骨里(脖子)仔,弗适意来咯!” 我覅围围巾,每趟围好仔呼出个热气侪勒上头,湿笃笃弗适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格末手套戴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覅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仔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喏,手指头上,肉皵(què,皮肤开裂)裂,等歇绊了手套里痛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哟,多啘大个事体,肚肠要淌出来嘚。” 姆妈老喜欢嘲笑我,“过来,我帮你剪脱伊。” 我跟着姆妈去找剪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嘚,弄好了。” 爸爸也换好衣裳,香烟囥(kàng,藏)好,伊也着双新个旅游鞋,今年新买额,我伲大家一人一双。


        鸭脚手套(四指并一起的手套)挂了颈骨里戴好,出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迷雾还弗宁(没有)全部散清爽,路浪烂泥末有些开烊,有些仍然冻结。姆妈脚踏车踏嘚有眼吃力,我一边喊“姆妈,加油”一边呼吸新鲜冷空气,弗围围巾就是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转脚(一会会)到仔主人家港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哟,来的喔,快点进来,来。” 姆妈脚踏车还没叠好,场心浪一个妈妈客气迎上来了,“这个你的儿子喔?哎呀呀,长了大来认勿出嘚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是啘,伊喫得进来单长堆足(身体)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小囡喫的进末好嗄,对啘?嘿嘿,来来来,快进去,进去,台子浪握眼长生果、香瓜子喫喫。” ,“小弟弟,认得我啘?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今朝是来喫喜酒噢,到主人家屋里要是讲“弗认得”,个是要坍宠(丢脸)额,得不过我真个弗认得这个妈妈,


        “认得哦。” 我声音弗大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我何嗄?” 这个妈妈半蹲下来,手搭牢我肩胛(jiǎ,肩膀),微笑着,勒等我回伊,

        “寄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对噢,小囡聪明来!呶,这只红包拨了你嗄,囥囥好。” 寄爷拨了我一只红包,塞勒我袋袋里。我喫喜酒头一趟拿红包,开心地说了一声“谢谢寄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呀,覅拨伊,弄个何呀,我伲来吃喜酒还要拿红包,呒得个道理哦。” 姆妈抢了我个红包,塞拨寄爷,寄爷弗拿,姆妈塞了伊袋袋里,寄爷过来又塞了我袋袋里,姆妈又要来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乌(不聪明)个喏,大家开心呀,拨了小囡末,拨伊买糖块喫喫,听见啘?不允许再抢,再抢我弗开心嘚。” 寄爷看浪去真像恨嘚,伊跑过来红包塞了我袋袋里,拍拍紧,“小青去买糖块喫,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寄爷好,拨了我买糖块喫。蛮好末,姆妈做何塞来塞去,我明明叫对寄爷个,我低头把滑雪衫的袋口拉链拉拉紧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哇弗好意思,谢谢话末?” 姆妈也不抢嘚,停下来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囡话过个嘚。快点进去,到屋里坐歇,外头冷来咯。” 寄爷又笑了,伊像赶鸭子一样把我伲赶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包勒何里?” 刚进屋里,姆妈就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袋里囥好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拨了我,放了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弗高兴,你趟趟囥特个,我根本买不着糖块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夷?你脚浪这双新个旅游鞋,何里来个?是我帮你炒票囥好,买个啘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低头看仔看新鞋子,一时头浪讲弗出道理,呒得办法只好交出红包。
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很多大人,伊嘚声音侪响来交关(厉害),大人互相侪认得,我弗想抬头看大家--我红包呒得了。大人就喜欢这样,总是要收小人钞票,我的猪农(猪)储蓄罐一直是空的。为何要上交呢?伊嘚何里晓得,我也有自家打算个?反抗,我要反抗,我要叫大人得知,我有我自家个打算,这顿中饭弗喫嘚!


        “嘭~~啪~~,嘭~~啪~~” 爆仗放嘚,要吃点心(中饭)嘚,我台浪坐好,头爿撞(耷拉)好。姆妈看见我弗喫,搛块白斩鸡,酱油蘸好,放勒我碗里,

        “喫嗄,做何弗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覅喫。” 我已经认牢嘚,今朝肯定弗喫饭--除非姆妈得知,红包还拨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鸡肉覅喫,你要喫生活(找打)是啘?” 姆妈脾气说来就来,但我也认牢个嘚,就算喫生活也弗关(没关系),是我的就应该是我的,凭何每趟侪要拿脱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头爿还是撞好,弗话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何这样子,覅骂小囡,伊大概胃里弗适意嗄。” 台上一个妈妈勒灭姆妈个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胃里弗适意,我看伊是心里弗着落(不安分),来,特我(和我)俩出去,我好好叫问问你嘚。” 姆妈揪牢我臂膊,拿我扯到主人家西山头(屋子的西面尽头)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顿生活肯定是要喫个嘚,但我心里弗服气,我有道理,我是对个,伊是错个。就算拿我打成烧熟果子皮(烧熟的红枣皮是开裂的),我也弗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好孛相,寿头寿脑(犟),喔,倒拨我看面孔嘚。” 姆妈一边骂,一边踢我屁股。我跌了地浪,伊追过来,往我大腿内侧又辣辣叫摘(拧,方言读作‘die’)了一记。


        实在忍不住了,我嚎嚎叫哭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弗哭弗要紧,一哭我晓得,生活还要喫。姆妈脾气我晓得,我越是哭得响,越是打得辣手。姆妈摘牢我大腿弗放,

        “哭嗄,声音还哭响点,让大家侪听见,来救你嘚。” 反话我听的懂,你让我哭,我偏弗哭嘚。


        姆妈听见我弗哭,大腿内侧手也收回去了。把我拎了起来,拍脱了身上的烂泥,

        “眼泪水自家揩揩干净,喫饭去嘚。听见啘?” 姆妈已经自顾自往回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慢慢叫跟勒后头,到底伊得知么?伊肯定晓得,格末为何弗还拨我?乃(现在)打末又打我,又要叫我去喫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来,小菜侪冷脱了,快点喫。” 台上个妈妈们劝我喫饭,“好好叫,何,蛮好末,覅惹你嘚姆妈,来,好嘚好嘚,乃喫嘚。” 左边的一个妈妈帮我搛仔一只狮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筷子插好狮子头,眼睛一闭,眼泪水落了碗里。轻轻地咬了一口,味道蛮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小寿头的故事就先到这里,感谢阅读。别忘了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吴语小囡,更多精彩等着您,我们下期再见啦。

相关文章

吴语小文:老八

吴语小文:老八

        大家好,今朝小囡来讲一只故事,故事的主人公是崇明岛陈家镇裕安村的老八。老八今年71岁,一世人生老老实实地里做,和老太婆两个人,种仔10亩地,包仔...

吴语小文:老式剃头店

吴语小文:老式剃头店

        今朝礼拜天,作业统统做好嘚,下半天我特仔(和)云海俩已经讲好,我伲一道放鹞子(风筝),伊准备...

吴语小文:落雨天

吴语小文:落雨天

        我家的房子是普通的砖瓦房子,两间,一个灶屋间,一个卧房间。虽然落雨天会漏雨,但我认为条件还不算特别差,还...

吴语小文:去姑妈家吃点心,和阿哥打魂斗罗

吴语小文:去姑妈家吃点心,和阿哥打魂斗罗

今天我们一家要去姑姑家吃点心(中饭),姆妈话姑父的父亲从台湾回来了。我晓得台湾岛,它是祖国的第一大岛,而我伲崇明岛是祖国的第三大岛,只不过话台湾公公很有钞票,跟我们不一样。我不晓得今天会不...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